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3灵修小組

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藉共同读经,默想及宣读,彼此交通,得到生命的喂养,及属灵的相交和祷告。在生命中连结,与肢体互相照应。神的话是生命的粮,路上的灯和光,只有全心默想及遵行,才能得着。正如诗篇所说:「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!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,按时候结果子,叶子也不枯干。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。」。(诗一2-3)

网易考拉推荐

倪柝声神话语的职事节录  

2014-09-12 06:04:38|  分类: 诗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读经:诗40:1-11  2014/09/12灵修进度

 

(大卫的诗,交与伶长。)我曾耐性等候耶和华;他垂听我的呼求。 2 他从祸坑里,从淤泥中,把我拉上来,使我的脚立在磐石上,使我脚步稳当。 3 他使我口唱新歌,就是赞美我们 神的话。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,并要倚靠耶和华。 4 那倚靠耶和华、不理会狂傲和偏向虚假之辈的,这人便为有福! 5 耶和华―我的 神啊,你所行的奇事,并你向我们所怀的意念甚多,不能向你陈明。若要陈明,其事不可胜数。 6 祭物和礼物,你不喜悦;你已经开通我的耳朵。燔祭和赎罪祭非你所要。 7 那时我说:看哪,我来了!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。 8 我的 神啊,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;你的律法在我心里。 9 我在大会中宣传公义的佳音;我必不止住我的嘴唇。耶和华啊,这是你所知道的。 10 我未曾把你的公义藏在心里;我已陈明你的信实和你的救恩;我在大会中未曾隐瞒你的慈爱和诚实。 11 耶和华啊,求你不要向我止住你的慈悲!愿你的慈爱和诚实常常保佑我! 

 

请点击以下箭头按键收听:  



 

倪柝声神话语的职事节录》 - 

 

使徒行传六章四节:「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。」「传道」按原文直译可作「话语的职事」或者「话语的事奉」。用神的话语来服事人的那一件「事」,叫作「话语的职事」,用神的话语来服事人的那一个「人」,叫作「话语的执事」。「职事」是指着事说的,「执事」是指着人说的。话语的职事,在神的工作里面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传说神的话,用神的话来服事人,是有一定的原则的,是事奉神的人必须学习的。


从旧约圣经到新约圣经,我们看见神一直在那里说话。神在旧约的时候说话,神在主耶稣的时候也说话,神在新约的教会里也说话。我们从圣经里看见,神在地上有一个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说出祂自己的话。如果将神的话从神的工作里除掉,世界上简直没有神的工作。神在世界里所作的工,最主要的就是祂的话;话一没有,工作就没有;话一除去,工作简直等于零。所以,我们必须有一个认识,就是认识神的话在神的工作里所居的地位。你从神的工作里把话一挪开,神的工作立刻就停止。神的工作是藉着祂自己的话。圣经里所说的「道」,也可以译作「话」。神就是将祂自己的话当作祂的工作。在神的工作里,就是充满了神的话。

 

神怎样把祂的话说出来呢?这是一件非常希奇,非常特别的事,就是神的话乃是藉着人的口说出来的。所以,在圣经里,不只有神的话,并且有话语的执事。如果神的话乃是祂自己直接说的,就不需要话语的执事。可是神的话乃是藉着人说出来的,所以话语执事的问题就发生了。我们在神面前必须看清楚,神的工作是在神的话里面,而神的话是藉着人说出来的,所以人在神的工作里是站在何等紧要的地位上。神不用别的方法来说话,神乃是用人来将祂的话传出去,神乃是要用话语的执事,要有一班人来传说祂自己的话。

 

在全部旧约和新约里,简单的说来,是有三种不同的人,三种不同的话语执事来把神的话传开。在旧约里,神的话是藉着众先知传开,我们看见有众先知的职事;在主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,神的话是成功作肉身,我们看见有主耶稣的职事;在新约里,神的话是藉着众使徒传开,我们看见有众使徒的职事

 

  旧约里的话语执事——众先知  

  

  福音书里的话语执事——主耶稣

 

  新约里的话语执事——众使徒

 

  

第七章 需要有圣灵的启示 

 

我们已经看见,要作神话语的执事必须根据神的话,也必须有圣灵的解释。现在,我们要进一步说到更重的东西。一个作神话语执事的人,要知道神以往的话,要知道话语的解释,同时还有一个基本的条件,就是这个人是一个有启示的人。如果没有启示的灵在他身上,他就不能作神话语的执事。他对于神的话必须得着启示,他对于神的话必须有圣灵的膏油。没有启示,没有圣灵的膏油,他就不能作神话语的执事。

 

 

第十一章 启示与思想 

 

话语职事的起点乃是在启示。这一个启示到我们身上来的时候,是神照亮我们里面,我们里面好象有一点的光,我们里面好象看见一个什么东西似的。但是这一个光好象不肯住下似的。如果说我看见了,我又好象没有看见;如果说我没有看见,我又好象明明看见了。好象看见了一下,隔了一些时候,好象我又看不见了。光照的情形就是这样。当我蒙光照的时候,我里面好象都清楚了,但是我又说不上来;我里面好象明白到不能再明白了,但是要我解释怎样明白,我又解释不来。我里面是最清楚的,但是我又没有把握敢说我是最清楚的;我里面是最清楚的,但是我外面又是胡涂的。我这个人好象两个人似的,一面清楚得不能再清楚,一面还是像从前那样的胡涂。过了一点时候,我除了记得一个事实,就是神曾用光照我一下之外,其余什么都记不得了。也许过了一点时候,神第二次再照亮我,光又来了,我好象又看见了一个东西。这一次也许和前一次完全一样,也许有点分别,也许完全不一样。但是因着我有第一次经历的缘故,所以我这一次也许不像前一次,我怕这个光走了,我在那里好象要抓住光,不让它走。

 

光的性质

 

我们要注意一件事,就是光有一个性质:它是很容易过去的。光好象要跑掉,好象要飞掉,它好象飞跑似的到你里面来,又好象为时不久就走了,它好象不肯住下似的。作话语执事的人,都有这一种的感觉,就是:最好光能给我看一个清楚再走。当我还没有十分明了之先,光最好留下不走。但是有一件事是很奇妙的,在所有认识话语职事的人身上,多数有这一种的经历,就是你没有法子把握这个光,你没有法子抓住这个光。有许多东西人都容易记住,但是光这个东西好象没有法子记得住。我们所看见的,不一定是我们所记得的。我们觉得神的光是那么大,也是那么厉害,但它却飞也似的走掉,我们没有法子记住它。光越多的时候,好象越不容易记得。有许多弟兄说:「越是读那些有启示的东西,越不容易记得。」我们承认记住光真是不容易的事。光一点不容易记得。人是用眼睛来看见光,不是用记性来看见光。你看见光越多的时候,越不容易记得。记性没有法子抓住光。因为光的性质是为着启示,不是为着我们的记性。

 

光翻作思想

 

在这里,我们要说到第二件的事,就是把光翻作思想。启示的时候,是神用光照亮。话语职事的起点,是神在你里面照亮你,照明你。那一个照明,一会儿你又看不见了,一会儿你又不记得了,你没有法子抓住它。没有一个人能用这一种飞掉的光来作话语的职事。你没有法子把这个飞掉的光,那么快的光拿来作话语的职事。话语的职事还需要别的东西加上去,还需要第二样东西,就是在光之外还需要有思想。一个人如果在神面前是经过对付的,他外面的人是曾被拆毁,曾被破碎的,那自然而然这一个人的思想就丰富了。只有丰富的思想,才能将光翻作思想。只有思想是丰富的,才能领会这一个光是什么意思。就像有的弟兄说:「我要晓得希腊文,我才有办法更清楚的懂得那个意义,我才能把那个意思更透彻的翻给我自己知道。」也照样,光就是神的话,光就是神的意思。我们看见了光,如果我们没有思想,我们就不知道这个光的意义是什么,我们就看不见这个光的内容是什么。乃是我们的思想够强,也够丰富,我们才能知道这个光的意思是什么,这个光的内容是什么。这样,这一个光就被我看见,我把它的意思翻出来给我自己知道,我把光翻作我所能懂得的意思。乃是等到我把光翻作我所懂得的意思之后,我才能记得我所看见的光。因为我们只能记得我们的思想,我们不能记得光。我们把所看见的光翻作思想之后,才是我们所能记得的光。我们所看见的光还没有在我们身上变作思想之前,我们没有法子记得那个光是什么,我们没有法子记得那个光的内容是什么。乃是这个光变作思想之后,光的意义给我们的思想知道了之后,这个光在我们里面,我们就起首能够记得它。

 

第十二章 重担与话语 

 

一个作神话语执事的人,不只需要有神启示的光,也不只需要把光定住,还需要有负担、重担才行。我们已经看见,话语职事的起点,乃是在光照。话语光照在我们身上的时候,乃是忽然而来,飞快而去的一个启示。因着我们的思想在神面前受了对付,从神而来的光照就能在我们的思想里被定住了,我们的思想就将照在我们灵里的光翻成功可以知道的意思。这一个光照和这一个定住,在我们就构成我们的重担。话语的职事需要有重担。但是,话语的执事没有光的时候,还没有担子,光没有翻作思想的时候,也没有担子,光离开了,只剩下思想的时候,也没有担子。乃是光加上思想才有担子。我们必须在神面前看见,没有光就没有担子,有了光还不是担子,光翻成功作思想之后,而光离开了,只剩下思想,也不是担子。乃是有了光又加上光所翻成的思想,并且光还在那里,这一个才是我们作执事的人在神面前所有的担子。

 

为什么称它作担子呢?因为当光给我们定住成功思想之后,而光离开了我们,只有思想在我们里面的时候,我们就不觉得重。乃是当我们里面摸着这一个思想,有这一个思想,而同时我们还在那一个光照之下,我们就觉得重,好象里面觉得闷,里面觉得不舒服,甚至里面觉得痛苦,这一个就是神的话的重担。先知们所得着的重担,只有藉着话卸出去。如果我们没有得着话,我们就不能将这个担子卸掉。

 

所以我们要学习作话语的执事,要在神面前来看这个话和思想,和神的光的关系。我们乃是先得光照,然后得着思想,然后得着话。话的用处乃是将神的光卸掉。在神那一边,是光在我身上变成功作思想,在人身上变成功作话。我今天要将神的光从我身上带给别人,好象将一个重担卸在别人身上。在我身上今天有了光,有了思想,就像一个担子压在那里一样。在重担底下,我不能自由,我觉得闷,我觉得重,我觉得受压,有的时候觉得痛苦。总得等到有一次,我能够将这个重担传递出去,能够将这个重担送到神的儿女中间去,那么,我的灵就再一次的轻松,思想就再一次的自由,好象把肩上挑的一个重担卸在一个地方一样。

 

 

有话才能卸去重担

 

我们如何能卸下这个担子呢?要卸下这个担子,我们必须有话。物质上的担子,是用手卸掉;属灵的担子,是需要有话才能卸掉。我们如果找不出话来,这个担子仍旧是沉重的。乃是我们找到话的时候,我们才能卸下担子,里面才能觉得轻松。作神话语执事的人都有一个经历:光有了思想不能讲道,必须有话才能讲道。光有思想,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。光有思想,你去讲一篇道,越讲越乱,越讲越兜圈子,越讲越走不出,好象走在迷宫里一样。有话的时候,就越讲越出去。所以有许多时候,一个作神话语执事的人,里面有一个很重的负担,来到聚会里面,神把光照在他里面,神把负担加在他里面,叫他传话,但是传了一点钟,回家的时候,还觉得重得很。挑了一担来,仍旧挑了一担回去。这,除了因为对象不对之外,只有一个缘故,就是没有话。越讲越难受,越讲越讲不出去;不是不讲话,是讲得很多,就是里面的话讲不出去。这就是没有话。不是思想不够,是话不够。如果话够,结果就不一样。你来的时候,里面的担子相当重;你讲的时候,越讲你里面越轻松,讲一句轻松一句,讲一句里面的担子少一句,你越讲越出去。你里面背了一个担子来,讲完之后,你觉得里面的担子卸掉了。这就像先知的卸脱担子。先知的预言就是先知的担子。先知的工作就是卸担子。先知的担子怎样卸掉呢?是用话语来卸掉的。作工的人,藉着话,他才能卸掉他的担子。没有话的时候,要卸还是卸不掉,整个担子在你里面。人也许在那里说你讲得好,人也许在那里说他得了帮助,但是你知道你这里面一点东西都没有出去。人只听见了你的话,人没有听见神的话。保罗对哥林多人说到他的话语职事的时候,他说:「我们讲说这些事,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,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,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。」所以你如果没有得着主所给你的话,你不能作话语的执事。你总得得着主摆在你身上,摆在你口里的那个话。那个话一出去,担子就随着出去。每一个作工的人都要学习怎样卸去这个担子。用头脑作工的人,不明白这一个;凭知识作工的人,不明白这一个。要学习作话语的执事,就要学习怎样卸去重担,就要学习怎样用话语卸去重担。担子的卸掉卸不掉,不是看你的话如何,不是看你的思想用了多少,乃是看你有没有神的话。有了神的话之后,你把神的话说出去,那个话一说出去,你就知道这个担子卸掉了。所以我们要学习在神的面前得着神的话。神的光来到我们外面的人里是思想,不多久这个思想在我们身上又成为话,这个话出去,才会有神的话,这就是话语的职事。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看见,我们的思想在我们里面怎样变作话,以及里面的话怎样变作外面的话。在这里我们要注意,在我们用话卸去重担的这一个举动中,我们要学习知道里面的话和外面的话的不同。我们要有话,要有里面的话和外面的话。里面的话,就是我里面所得着的话;外面的话,乃是我将我里面的话用外面的话把它说出去。

 

 

在灵里的启示与在话里的启示

 

当神在我的灵里给我启示的时候,那就是我们所提起的光照。神在我们灵里启示了之后,它不停在那里。我们要用思想定住光。但是我们天然的那个思想又不能用,不能就在这个时候把思想变作话,那我们怎么作呢?我们还得求神再一次给我光照。这一次的光照,不是照在我的灵里,然后给我意思,乃是光照的时候给我一句话,把属灵的意思变作话在我里面。在这里,你看见有两个启示:一个启示是在灵里的启示,一个启示是在话里的启示。在话里的启示,就是神自己给我们一句话、两句话。当你祷告的时候,你里面得着了光,非常清楚,这一个光你也能定住它,你握得牢,这就是光在你身上翻成了思想。可是你要出去对人讲到这一次启示的时候,你说不出去。你对你自己说得上来,你对别人说不上来。你自己有一点明白,你要别人明白却没有话。因此你在神面前就起首求神给你话。你儆醒祷告,你在神面前有周到的祷告。心要向神开起来,一点成见都没有,灵向神也开起来。这样,你在神面前就起首看见一件事情会发生,神给你一句话或者两句话,刚刚好能表明那个意思。是那一句话,那两句话,刚刚好就是那一个启示。神所给的这一个启示的话,乃是第二次定住了神的光。

 

 

么叫作释放生命的话?神赐给启示,就是神赐给生命,神就是借着祂的启示给我们生命。启示在一个作工的人身上,在一个执事身上,变作一个重担。这一个重担能卸出去,生命就出去;这一个重担卸不出去,生命就不出去。这个重担越重,如果能卸出去,那个力量越大。这一个重担在你身上卸不出去,那个担子仍然在你自己身上,那个担子就越过越重。比方:在这里有一大皮袋,里面装满了水,你把它拿在手里,相当的重;后来你把它扎一个洞,把它里面的水放掉,你拿在手里就不觉得那么重了。话语就是这样。你里面如果有负担,就应当有话,有刚刚好的话,你只要说一句,就好象把皮袋里面的水放出来了一样。你如果没有话,就好象水放不出去。所以,什么叫作启示的话?启示的话就是释放生命的话。本来生命好象关闭在里面一样,现在你藉着这个担子把生命释放出去分给人。可是你必须有恰当的话,你才能把里面的压力放出来。你如果在神面前没有这个话,你就不能释放生命。

 

启示、光照是第一。你总得从这里起头,总得在神面前得着这个启示、光照。但是有了启示、光照,还没有话语的职事。你需要有更新的悟性,更新的心思,这样,神一光照你,你就清楚内容。你绝不能将一个模糊的启示拿出来讲给人听。至少这一个启示在你的思想里是清楚的,你才能说出去,不清楚就不能说。你所得着的启示,你自己的思想还弄不清楚,你就说不出去。一个人就是有启示,他的思想如果还没有弄好,这个启示就说不出去。不错,他所讲的道没有错,但这不是话语的职事,主不能出去。所以光照之后,至少你自己的思想要清楚。你的思想如果是那样胡涂,你所看见的光就定不牢。在这件事上,你必须有更新的心思。你那个旧的思想不能用,你那个旧的思想非拆毁它不可。一个人思想不清楚,必定不能作神话语的执事;思想清楚了,还不一定能作话语的执事,因为他还没有话。人只能听见话,人不能听见思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